紫砂集团

  • 全球紫砂藏品连锁品牌
紫砂之家 >> 紫砂新闻 >> 人物报道 >> 新闻详情

外方内清明——华健的紫砂壶艺及其他

时间:2014-04-23 来源: http://www.zisha.com

  所有从事中国传统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和工艺师,除非他愿意一辈子做匠人,都不可避免地要面对这样的问题:如何继承传统并有所创新?中国传统精神的意蕴、风骨、气韵之美,如何体现出一种鲜明的现代感和强烈的个性色彩?紫砂艺师亦然,因为紫砂工艺之所以能够发展兴盛,正是历代工艺师脚踏传统力求创新的结果。虽然就那么几款壶,时大彬能表现出质朴简劲的风貌,暗合了明人疏朗淡远的审美情趣;陈鸣远却做得奇趣工巧,恰是康乾时代繁复富丽艺风的写照。在清初的紫砂兴盛之后,陈曼生却又能横空出世,一扫时弊,创制出夺魂摄魄的曼生壶,使紫砂艺术又翻出新的境界!而不管是邵大亨的雍容大度抑或顾景舟的儒雅秀美,都是紫砂史上集大成而又开风气的范例。传统就在那里,你如何与他对话?

  摹古的好处不言自明,如若只求形制的相似和做工的精细,工艺师则等同于石膏模具;创新的必要也无须赘言,如若只求形式的稀奇古怪、花哨时尚,工艺师就自断了根基,虚浮无味。清初学者吴梅鼎在《阳羡茗壶赋》里固然说紫砂壶“方匪一形,圆不一相”,但这方圆之间的形与相,意与韵,却着实微妙。是哗众取宠还是匠心独运取决于能否真正领会与吸纳传统的精髓。

  近几年,高级工艺师华健先生在紫砂界能引人关注,我想不是时来运转可以解释的。此前二十余年的潜心壶艺,领悟传统才是根基。如何把握大师作品的形制固然重要,然而体悟并捕捉紫砂作品的“气息”,则犹为关键!或浑朴旷远、雄健刚劲,或雍容华贵、儒雅秀丽,不同的气息实际上是创作者个性才情的流露,也是他们对壶形的不同理解。早在百年前,日本学者奥兰田就在《茗壶图录》里对紫砂壶的气息做了传神的描述:“温润如君子,豪迈如丈夫,葆光如隐士,朴讷如仁人,飘逸如仙子,廉洁如高士,脱俗如衲子。”但这些气息如何通过或方或圆或繁或简的形制来体现呢?又如何表达自己独到的具有时代感的理解?我想华健先生该有自己只可意会的体悟。作为欣赏者,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一款款“华健”风格的紫砂作品。比如,获得第二届太湖博览会金奖,被中南海紫光阁收藏的“大彬六方壶”,就是这样的一款兼具传统意蕴与鲜明现代意味的紫砂作品。我们知道大彬壶艺的风格是淳朴率真、古雅大气的,华健在把握了这种古朴稳重的传统气息之上,更着重表现出明快清爽的现代风貌,它线面清晰、棱角分明、力度透彻、风姿峻峭,不加雕饰却每一个细节都交代得干脆利索,尤其壶盖的直线和壶身弧线的交错极具刚柔相济的张力!整壶看去,跳动着生命的力量却又不显锋芒,内敛含蓄,有君子风度。我想,这该是创作者把心“贴”到紫砂上创作的结果,是用“心”与传统的对话。华健先生在一篇论壶文章中写道:“我以为创作是一种脉冲,他需要一种内在的动力,而这内在的动力来源于一种广博的爱心,面对山川、河流、风雷、阳光、树木以至芸芸众生,你为之动容,爱心如潮,心中那份火热总会在一个恰当时候喷涌而出,就是这种特质,支起你的作品,我想观者会感动的,因为首先你感动了。”华健这种火热的特质熔铸了紫砂的传统与创新!

  其实,传统与创新本不是矛盾的对立。传统为创新提供养料,创新使传统焕发生机进而嬗变,嬗变后的创新又会成为新的传统。我们是以时大彬、陈鸣远为传统,还是以陈曼生或邵大亨为传统?其实,大彬、鸣远、曼生、大亨何尝不曾是创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很欣赏华健的艺术观点:“艺术是没有新旧之分的,只有好坏之分。”好的艺术都是有灵性的,它们释放着岁月风尘难以掩盖的熠熠光芒!泥古不化或哗众取宠终究成不了气候。

华健 原矿紫泥《觚菱》

  “大彬六方壶”的成功除了上述原因之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华健在方圆关系的纯熟把握上。“天圆地方”是中国人眼中的宇宙形式。他们把这种直接感受到的宇宙形式渗透到大到建筑,比如天坛,小到玉琮和钱币的设计上。于是乎,方圆造型便深深烙印到中国人的审美心理之中。然而,紫砂方器却有着远远超出圆壶的制作难度,单是身筒的镶接就让许多工艺师不厌其烦,更不要说形成或挺括周正、端庄大气或刚正不阿、一丝不苟或挺拔清奇、坚硬利索的气韵!这或许就是当前紫砂艺师中善制方壶之人微乎其微的原因吧。华健却以善制方壶而名世!当然,圆与方是相比较而存在的,无方就显不出圆。《周髀算经》中有这样一个记载:“圆出于方,方出于矩。”这是说最初的圆是由正方形不断切割而来。所以在紫砂壶造型中通常是方圆交融的,方壶并不全是直角,而是包涵着圆与弧,所谓“方者腹圆,圆者腹方”。传统的觚棱壶是方圆结合的代表。这一壶型,过圆会失之柔弱无力,过方则又僵硬生涩。明朝的李仲芳和近代的黄玉麟都有非常出色的阐释。然而,我看过当代很多工艺师,包括比较知名的,他们的觚棱壶要么臃肿含糊,要么呆板无神。而华健先生却能游走于方圆之间,形成“以方为主,方中寓曲,曲直相济”的艺术境界,充满灵性与气韵,着实不易。

  紫砂的灵韵来源于工艺师的性情。华健善制方壶,这常让我想起一句用来形容为人处事的话——智圆行方。心智圆通而行止端方,这种艺术家方能坚守自己的艺术原则,不卖弄不张扬,平实自在不随流俗,因而显得不合时宜。在当前紫砂市场泥沙俱下一片混乱的时候,在化工料、模具壶满天横飞的时候,如华健这样能坚持壶艺的灵性与气韵,是需要一些所谓“方正”的品性吧。曼生在云蝠方壶上有一句非常著名的铭文是:“外方内清明,吾与尔偕亨。”如今,内不清外不方的工艺师太多,看来四百年前的句子,仍可作为当代壶艺师们的座右铭。

展开剩余全文

TAG关键词:
编辑:青灰

精品推荐 更多>>

合作伙伴:中国紫砂协会 江苏省陶瓷行业协会 宜兴紫砂壶艺术研究所
艺术顾问:顾绍培 吕尧臣 毛国强 季益顺 徐安碧 徐汉棠 吕俊杰 李昌鸿 徐秀棠 潘持平 何道洪 周桂珍 鲍志强 曹亚麟 吴鸣 华健 葛军 陈国良 曹婉芬
法律支持: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

紫砂之家 V2.2.1: 应用权限 隐私声明 开发者:上海紫砂实业有限公司

紫砂之家 V2.2.1
微信小程序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