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砂之家首页 >> 紫砂资料 >> 紫砂术语

曼生十八式

时间:2010-10-12 16:10:00  来源:紫砂之家

  一 石瓢学士壶(不肥而坚,是以永年)

  ­

  曼生为官之余,常微服简从,漫游于市井,偶或淘选古物,以为收藏。一日,忽见一乞丐,行乞于街角,前置一古器,曼生观其器,未曾得见。遂近前捧之细端,见此器形状独特,似瓜非瓜,虽已破旧,却难掩其典雅古朴,观其底端,竟有“无了邵氏定制瓢器”字样,水不禁大喜过望,遂取纹银二两欲买之。岂料乞丐端其神色,料定此物为宝,乃索银十两,曼生怒,佯欲弃之,乞丐急,终成交。曼生如获至宝,匆匆归之清洗,细端之,果乃一元代所制石瓢,且有瓢柄,曼生乃紫砂玩家,此前未见此器造型,故仿制之心油然而生,以此石器为原形绘制壶盖,壶流以配之,易稿数百,终成壶式,因得以石器而为之,遂起名曰“石瓢”。此壶已成紫砂壶造型经典之中的经典,超越唯美。

  顾景州曾于1948年同时仿曼生石瓢而制得五把,赠于吴湖帆,江寒汀等浥上画坛名宿。此款为紫砂茗器中经典款式,后经多人改良,细分为子冶石瓢,景州石瓢,红华石瓢,淡棠石瓢等。但最终万流归宗,同出一辙,皆出曼生矣。而此类工匠名家仿制石瓢众多,而真正知曼生“不肥而坚,是以永年”之精髓者,古往今来有几人欤?

  ­

  ­

  二 石瓢提梁学士壶(煮白石 泛绿云 一瓢细酌邀桐君)

  ­

  曼生爱壶,自然好茶。一日翻读《桐君灵》,以究茶汤之药效,恰有诗人好友钱菽美到访,曼生以新制古瓢煮白石以待之。好友随口曰:石瓢乃曼公最为钟爱之壶型,何不置提梁于此壶,以观其效?曼生心动,致谢好友曰:一语惊醒梦中人,吾又得一新壶矣!石瓢乃曼生壶中经典,曼生一生最爱之,因而选缎泥以塑之,色泽鲜亮,造型大气,曼生爱之心切,意犹未尽,经好友提醒,乃心随石瓢而动,遂取名石瓢壶,依壶绘之,去壶柄,设提梁,几易其稿,得提梁石瓢壶。而期间经历了阅《桐君灵》,好友到访煮白石以待,曼生不禁灵感乍现,妙笔生花,为壶题铭“煮白石泛绿云一瓢细酌邀桐君”之千古绝唱。而石瓢提梁也是曼生十八式中唯一重复的造型,可见曼生爱石瓢之深,紫砂壶中唯有古瓢提梁能之造型相提并论,故两款石瓢均成千古唯美经典。

  ­

  此壶意境最为深远,融通古今,寓意主人热情好客,以致高朋满座,尤以壶身铭文最有文化气息,耐人寻味。其造型风格可谓缜密,意象欲生,造化已奇。有水流花开,清露未晞之境;如犹春于绿,明月雪时之晴。皆因其匠心高妙,所以真现密隐,所谓天衣无逢,一片化机。

  ­

  ­

  三 井栏学士壶(汲井匪探,挈瓶匪小,式饮庶几,永以为好。)

  ­

  紫砂茗壶乃曼生一生之钟爱,万事万物眼光所及,均可化做茗壶原型。初夏,彭年来访,曼生设席庭院,两人以壶为题,互交心得,彭年问起近昔可有新思?曼生摇头曰:“近日公务繁忙,未曾拾得!”彭年曰:“勿燥!万物皆可成壶!”曼生曰:“但求精!”。庭院之南,恰丫头于井边汲水,栏高水深,丫头取水颇为吃力,腰身弯如彩虹,二人都被其吸引。曼生紧盯井栏与汲水丫头,慢慢地丫头化为一只优美的壶把,井栏化作圆形的壶身。不愧知已,彭年眼望曼生已知其意,随传下人送笔墨,当即在石桌上描绘开来,二人指指点点。不时弃之重来,数遍终成一壶。彭年曰:“此壶命为汲水壶如何?”曼生摇头曰:“此壶天成,唯曰井栏。”二人相视大笑,数日之后,彭年即送来成品,曼生曰:“井栏本天成,吾手偶得之!”

  ­

  此壶寓意,深井有如文山书海,知识有如井水,取之不竭,告诫世人学识有如人生必备之水源,唯不停汲取,才能修身养性,颐养天年,此壶乃经典壶式,玩壶者必拥此式。同时这款井栏壶也是很多制壶名家所钟爱的造型,以其为摹本,进行井栏壶的制作。

  ­

  此壶的风格高洁古雅,赏玩之如畸人乘真,手把芙蓉。其境界似月出东门,好风相从。太华夜碧,人间清钟。此壶乃几百年来紫砂茗壶之三大经典壶式之一。拥此壶品茶,犹如意品人生。

  ­

  ­

  四 匏瓜壶(饮之吉,匏瓜无匹)

  ­

  清朝官制,部分官员的家眷是不能带在身边的,因而曼生夫妻不能长相厮守。曼生遂以壶寄情,以解相思,无奈终不能创一中意之壶。一日偶读曹植《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只独勤”句得匏瓜,细究之,匏瓜又称瓢葫芦,乃葫芦之变种,更有趣者,古用作男子无妻独处的象征,曼生不禁哑然失笑,此物不正好寄我之思,释我之苦矣。遂遍寻匏瓜数日,日日观摩,终成此一不寻常之壶式,名曰:匏瓜壶。

  ­

  此壶与曼生葫芦壶有异曲同工之妙,设计之新不可多得,成壶本意乃缓解思念之苦,壶身铭文却是以匏壶饮茶最适合,寓吉祥美满之意。若干年后此壶成为清代大收藏家吴大猷的藏品,而吴大猷又是唐云好友吴湖帆的祖辈。既是巧合也是缘份,后来“大风堂”门人山水画家胡若思在苏州看到了这把流落民间的匏瓜壶便给唐云以重金买了回来,从而成为唐云八壶精舍藏壶之一。

  ­

  品此壶之风格曰:疏野。疏野者,疏宕超脱,不拘于物,野性寓于率真,天机见之自然,固非一味粗野荒疏者所可得。把此壶也,陶陶然返璞归真,所谓桃花流水,时时迷路;而深山桂树,往往逢人。当年曼公融情入壶,而今拥者赏之释怀。

  ­

  ­

  ­

  五 周盘学士壶(吾爱吾鼎 强食强欢)

  ­

  曼生喜好夜读,每每捧卷至深夜,间或倦怠,品茶以缓之,闭目静思,不禁累绪万千,十年寒窗无人晓,一举成名天下知,可这其中艰辛唯有自己能够体味。为官坎坷,处世不易,为保其身,不免强已所难。感叹自我位薄权轻,不免惆怅,起身信步,恰见置于小桌之罗盘,随手拨弄,乃发觉其勺柄轻由其转,却始终如一,指向一方,曼生自省,有如铜勺,表而圆通,却坚持已见,曲直合一乃人之道也。遂以罗盘为原型,绘壶以省之,名曰周盘,因其三足形似乳钉状故又称乳鼎壶。此壶是曼生长期为人处世之思想结晶。

  ­

  此壶圆润而不失刚劲,三足鼎立显智者胸襟,周盘暗韵太极,有形而无穷,或曰大视野,宽胸襟,任凭大风大浪,我自巍然不动,任他东南西北风,相逢重大抉择,执周盘品清茶,三思而后行,方能至方至圆。

  ­

  此壶道劲中出媚姿,纵横中见青铜遗韵,萧然绝俗。寓意为人处世,宽容大度,能屈能伸。观其风格,实乃超诣,超脱于凡庸俗套,故而意诣卓特,其神飘飘然欲与造化游。其境界如将白云,清风与归,远引若至,临之已非。诵之思之,其声愈希。拥壶自省,以净其身。

  ­

  ­

  ­

  ­

  ­

  ­

  ­

  六 乳瓯学士壶(乳泉霏雪 沁我吟颊)

  曼生十年寒窗,进京赶考,至拔贡赴溧阳上任,上任伊始,踌躇满志,转瞬不觉几载。其时妻子不在身边,每每长夜独处,不禁思伊人温情。某日因公务途经溧阳街头,偶然举目而望,竟见一少妇依门喂婴。曼公亦性情中人,不禁心摇神移,心猿意马,不觉轿至县衙,曼生犹口称“妙哉,美哉!”心有所动,然曼公毕竟高人雅士,且爱壶成痴,仅仅有此一想而已,遂想乳汗甘甜,滋养万物生灵,何不成一茗壶,寓情寓意,饮之如甘乳琼浆,岂不美哉。乃当即呵传笔墨,易稿四十余次,方终成乳瓯,再铭以妙句,此一款式问世之日即风靡一时,后世更是奉为经典。

  曼生虽为君子,但也并非超凡,亦为性情中人,更何况自古文人多风流,曼公同样也风流爱美,不可明示之情以一壶尽化之,或养生之道,或阴阳之理,尽在此间风情别样。

  些壶球圆玉润,谓这流动,若纳水輨,如转丸珠。来往千载,是之谓乎。此壶聚万物之灵气,乃万物这源,把壶品茗,谓之饮之水思之源矣!

  ­

  ­

  ­

  七 石扁学士壶

  壶身铭文:有扁斯石,砭我之渴。

  壶底方印:阿曼陀室。

  把梢方印:彭年

  造型与工艺:此壶清奇古健,简洁大方,线条优美,作工精致,给人以厚实凝重之感。

  石扁典故:曼生为人正直,才华横溢,故追随者众,以“斯是陋室,唯吾德馨”自居。曼生一生钟爱紫砂茗壶,然常叹平生未得一式以显才学。溧阳赴任,已过三载,调令将至,而此壶未得,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夜卧冷榻,久不成眠,小童唤之,起榻跟随,行至一桥,小童不见,桥头置一五彩圆石,上书“有扁斯石,砭我之渴”曼生拾之,得意忘形,失足落桥,梦中惊醒乃南柯一梦,而圆石、八字却历历在目,乃掌灯夜画,以梦中所见之石为壶身绘好壶嘴、钮、把,端得是一款千古难觅之壶式,曼生有如高山流水遇知音,喜极而泣,有诗为证:

  无悔三载苦寻觅,

  南柯一梦巧画伊。

  尽展平生八斗才,

  一朝得之累吾泣。

  初识石扁,并不起眼,造型古拙,壶面精糙,然再观之,则觉其意犹未尽,精中有细,久而观之乃觉此壶之大拙大雅,内涵至深,拥此壶以品茶,自觉文气高三分,或许宁静以致远用于此壶是最为恰当的,或曰其中蕴含之“石”与“时”之天机,石扁至乃时来运转之意也。

  此壶乃曼生平生诗词功底的展示,以壶为书,载其所学,曼生风情与文学思想之完美体现,其美学价值与文学价值珠联璧合,堪称一绝。此壶风格清绝奇峻,品其境界:晴雪满竹,隔溪渔舟。可人如玉,步屧寻幽。神出古异,淡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正是:一把茗壶清人骨,三盏淡茶飘欲仙,吾辈今日当拥壶自珍,遥祝曼公。

  ­

  ­

  ­

  ­

  ­

  ­

  八 南瓜提梁学士壶

  壶身铭文:开心暖胃门冬饮,却是东坡手自煎,曼生铭。

  壶底方印:阿曼陀室

  把梢方印:彭年 造型与工艺:此壶三叉提梁,气势超凡,繁简得体,造型独特别致。

  工艺水平堪称一流,壶身工艺精雕细琢。

  南瓜提梁典故:曼生乃文士,自诩坡仙之徒,一生所崇拜者,首推东

  坡。适值生日聚会,恰在隆冬,其时炉火新旺,曼生呼朋唤友,煮茶斗

  诗,乐在此中。其间好友郭麟,把壶言欢,遥指东坡,言及当年“松风竹

  炉,提壶相呼”,今曼翁诞辰,何妨古为今用,活火煮茶,神游古今,众

  皆言妙。一语惊醒梦中人,曼生惊异于提壶二字,提梁之意朦生于心,席

  散人尽,客去主安,长夜漫漫,秉烛夜思,绘提梁于案头,易稿数十,不

  得真谛。恍恍然,东方泛白,曼生信步入庭,侍女婉儿,恰送南瓜羹,曼

  生惊喜,忆昔年东坡归田,院内外皆种有南瓜,自己本自诩坡仙之徒,何

  不以南瓜为壶,与东坡先生同喜南瓜岂不妙哉,再入书屋,依南瓜为壶

  身,绘三叉提梁,得此南瓜提梁壶式。

  此壶系有感于东坡提壶所得,故文人气息最浓,文人雅士,群聚得以

  高朋满座,独处得以与古人神交,人生之乐,莫过于此。其风神可谓典

  雅,把玩此壶,犹如茅屋赏雨,竹林读诗。似眠琴绿阴,上有飞瀑;如白

  云初晴,幽鸟相逐。典丽高雅,正是落花无言意当远,人淡如菊品自高。

  ­

  ­

  ­

  ­

  九 却月学士壶

  壶身铭文:月盈则亏,置之座隅,以我为规

  壶底方印:阿曼陀室。 把梢方印:彭年。

  造型与工艺:通体如半月状,取材于自然,寄情于壶,浑然天成,

  此壶用砂精致,清朗典雅,新颖细致,用工精确精道。其壶身、壶钮、壶流、壶盖皆为同一却月形状,可谓造型之经典,用意之深刻。

  却月典故:酷爱紫砂壶的陈曼生乃文人才子,自古文人多风流,身

  居地方官,无奈风月,遂寄情于古典文学,尤好两情相悦之典故,为官二

  年,十五之夜,闲暇之余,夜读《水浒》,不禁为师师与燕青之情所动,

  唏嘘间,挥毫留师师赠燕青之古诗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

  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于书桌,以已为燕青,默诵数

  遍,有如身临其境,其情,不禁暗然伤神,临窗抬头,满月如轮,挂于天

  际,浮想联翩,一日之隔,满月则亏,有如人生,患得患失,遂手绘一满

  月壶,观之却竖置不能立,横置不优雅,乃弃之,再看诗词,“月有阴晴

  曼生不觉已是泪挂两颊,为己?为壶?为师师?不得而知,而又一经典紫

  砂壶式,却已然成形。

  曼生虽有感而发得此却月壶式,却是他长期寄情于壶,融情于壶的

  体现,或许,也正是有了却月,今人所读到的曼公行文似乎皆缺少下句,

  文犹未完,意犹未尽,留与世人无限之遐想空间,而曼生本人的思维中却

  是自有他的结论的,或许他也在等待他的知音到来,此也应了凡事满则

  亏,盈则溢之阴阳天机,世人若执却月能以曼公“置之座隅,以我为规”

  而行为,或许就是曼公最大的欣慰了吧!

  此壶为曼生珍爱,寓意天人合一,阴阳调合,告之世人凡事过犹不

  及,居安思危,才能宠辱不惊,谨慎行事,才能平安度世。情之深,意之

  切,融之入壶,以壶寄情,可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珍惜

  拥有,憧憬明天,或曰:爱我所爱,情我所情,无悔无怨。此壶为弦月

  状,有飘逸之风,胸无芥蒂,意趣清远者方能为之,把此壶也,飘飘然如

  乘月仙洲游,凌虚步空,太清飞升,潇洒绝尘,如不可执,抱憾一生,如

  执却月,吾心飞翔!

  ­

  ­

  ­

  ­

  十 笠式壶

  ­

  通高7.5cm

  杨彭年制,陈曼生铭

  唐云藏

  壶腹部刻行书: "笠荫阳,茶去渴,是二是一、我佛无说。曼生铭。"底印阳文篆书"阿曼陀室"

  ­

  笠荫典故:曼生笃信佛教,故喜作佛壶,日常行事,观察入微。某仲夏之晌午,曼生微服出巡,体恤民情,行色匆匆,饥渴难耐,偶遇一山间小店,信步入坐,清茶入口,酷热顿失。邻桌端坐一僧,观其举止,不禁颔首,起身相揖曰:“施主此生有佛缘,阿弥陀佛。”曼生还之以礼,僧人以斗笠赠之,乃飘然而去。曼生愕然,执笠于手,若有所思,乃呼小二,笔墨伺候。山间小店哪来四宝,小二情急撕账本空页以就之。曼生执笔,依笠而绘,壶随心生,跃然纸上,曼生慨叹佛之无量,惆然无语,感恩所获清凉馈赠,谢佛之赠斗笠,隧名笠荫壶。

  此壶铭文耐人寻味,意为笠能遮阴去暑,茶能涤渴去烦,静抚心灵,孰轻孰重,连佛也说不清,道不明,还是由把壶之人细细品味其中之奥妙,安享人生之福吧!告诫世人珍惜眼前之人之物,失之不再,重在惜福。

  ­

  ­

  ­

  十一 合欢壶

  ­

  清-合欢壶

  通高7.9cm

  杨彭年梨、陈曼生铭

  唐云藏

  ­

  泥质呈朱红色。壶肩部刻行书:"八饼头網,为鸶为凤,得雌者昌。曼生铭。" 底钤阳文篡书"曼生",把下钤阳文篆书"彭年"小印。

  ­

  ­

  十二 横云学士壶

  壶身铭文:此云之腴 餐之不癯 列仙之儒

  ­

  ­

  横云典故:初夏之季,好友二泉喜得贵子,曼生前往贺喜,归途之中,暴雨突至,于一溪旁草屋避之。转瞬雨骤停,一道美丽彩虹横挂于天,一头隐于云端,一头没于溪间,有如彩虹渴饮清泉。曼生本文人,观如此美景,岂不痴迷,久久不愿离去,至飞虹消散,犹恋恋不舍。及归至家中,有感而发,绘稿数十种,成得意之壶式。因心恋彩虹汲水,乃起名“饮虹”,但觉不足以抒怀,苦思冥想,终有所获,以“横挂彩虹,飘于云端”为意,而终定名“横云壶”。此壶蕴含深厚的文化底蕴,以流畅造型、色泽明丽而显华美高雅;壶身铭文寓意深远,乃文人壶之代表。赏其风格可曰“纤秾”,细腻纤秀而格调明朗,浓郁华美而清新流畅。正所谓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碧桃满树,风日水滨。柳阴路曲,流莺比邻。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壶之精者莫过于此。

  此壶形态从容,蕴含天机,其砂质最为细腻,故表面光滑圆润,铭文寓意深奥,其造型工艺,文化内涵均达到紫砂壶之最佳境界。

  ­

  ­

  十三 石铫提梁学士壶

  ­

  壶身铭文:铫之制 搏之工 自我作 非周种 曼公作石铫铭

  石铫提梁典故:曼生劳累不适,休养于家中,好友江听香闻之,登门探访。曼生设茶待客,二人以茶为题,相谈甚欢。谈及古人所用茶具,认为“器之要者”首推铫,煎茶煮水皆宜。古人以石、铜、瓷为铫,而铫以薄为贵。但石铫太厚而不宜,铜铫则腥涩有异味,瓷铫又不耐火。谈及此,听香言道:“曼兄,何不以紫砂而为铫?”曼生早有此意,乃欣然提笔,画铫以为壶型,为适手特设提梁。壶成,初名曰铫梁,又思不妥,因铫之初乃石器,故重命之曰石铫提梁,取清新、原始之意,终成一经典曼生壶式。

  此壶因选茶具材质而得之,以铫为型,古朴庄重,大气雄浑。反虚入浑,积健为雄。提壶临风兰亭上,便觉凌虚太空中。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真乃雄视千古,浑沦无涯。此提梁乃十八式三款提梁中的经典壶式,把玩此壶可融通古今,神交古圣与先贤。

  ­

  ­

  ­

  ­

  壶铭

  石铫 铫之制,抟之工;自我作,非周种。

  汲直 苦而旨,直其林,公孙丞相甘如醴。

  却月 月满则亏,置之座右,以为我规。

  百衲 勿轻短褐,其中有物,倾之活活。

  春胜 宜春日,强饮吉。

  古春 春何供,供春事;谁云者,两丫髻。

  饮虹 光熊熊,气若虹;朝阊阖,乘清风。

  瓜形 饮之吉,瓠瓜无匹。

  葫芦 作葫芦画,悦亲戚之情话。

  天鸡 天鸡鸣,宝露盈。

  合斗 北斗高,南半下;银河泻,栏杆挂。

  圆珠 如瓜镇心,以涤烦襟。

  乳鼎 乳泉霏雪,沁我吟颂。

  镜瓦 鉴取水,瓦承泽;泉源源,润无极。

  方壶 内清明,外直方,吾与尔偕臧。

  横云 此云之腴 餐之不癯 列仙之儒

  合欢 八饼头網,为鸶为凤,得雌者昌。

责任编辑:

紫砂有问必答

查看更多>>

Q:

A:您好,职称查询系统中查无此人,但宜兴制壶者众多,或许您提到的这位老师并未参与职称评选,我们对这位老师没有了解,无法给您提供准确的信息,感谢您对紫砂之家的支持!

Q:

A:您好,根据相关资料显示,“鸿记”应该是一家商号的名字,在清末民国时期,壶的底章或者盖款、把款除了会印作者的印章之外,也会把商号的名字印在紫砂之壶,表示此壶的出。感谢您对紫砂之家的支持!

Q:

A:您好,对李帅元不曾了解,无法告之其近况,感谢您对紫砂之家的支持!

紫砂壶名家推荐 查看更多>>

合作伙伴:中国紫砂协会 江苏省陶瓷行业协会 宜兴紫砂壶艺术研究所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支付宝 信任商家 可信任网站
  • 手机wap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